媒体咨询:

media@zailaboratory.com

《福布斯》专访 | 生物技术领军人物杜莹:开拓创新再出发

本文授权译自《福布斯》杂志,作者Alex Fang,原标题《Biotech's Samantha Du Ready For Next Stage》

杜莹博士,再鼎医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创立不过短短四年多,这家市值十几亿美元的医药公司已经开始商业化首款癌症药物。

2011年,当杜莹离开和记黄埔医药加入红杉资本主管医疗健康产业投资时,她以为那会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站。然而2014年,她做出了一个相反的决定——重回企业家的身份,当时她49岁并且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正是这个决定推动了再鼎医药的诞生。再鼎医药总部设在上海,201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14亿美元。2018年秋天,再鼎在纳斯达克进行二次发行,又募得1.5亿美元。那时公司仍然没有开始营收。不过,改变即将发生。

2018年10月,再鼎医药与美国公司Tesaro合作研发的癌症药物则乐 (尼拉帕利)在香港获批,用于卵巢癌维持治疗。

再鼎医药创立四年来,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推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加速药物审批流程。在此政策的促进之下,大量私有资本涌入生物技术产业。但是,在Leerink Partners(一家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专注于医疗保健行业的投资银行)的分析师Jonathan Chang看来,再鼎医药之所以快速起步,杜莹功不可没。

Chang表示:“她是中国公认最具影响力的生物技术创新人物及企业家之一。她所带领的团队的经验和人脉帮助他们达成了一系列业务发展交易,因为合作伙伴希望找到的是在中国有开发和商业化药物成功经验的团队。”

作为再鼎医药首批投资方之一,启明创投对于杜莹也持有相同的看法。事实上,早在杜莹的团队还只有两个员工的时候,启明创投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女士就决定要投资这位女性企业家。“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对她说:‘就这么定了,我给你投资’”,梁女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道。她还列举了杜莹早期在和记黄埔医药的工作成就,那是一家杜莹协助创立的由李嘉诚先生投资的生物技术公司。

杜莹,出生于中国长春,1994年在辛辛那提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她在辉瑞公司开始她的职业生涯,常驻美国康涅狄格州格罗顿。2000年,她已在辉瑞这一美国制药巨头主管全球代谢类疾病产品相关的兼并收购及转让项目,这时和记黄埔医药的招聘人员找到她,希望她能领导该公司的研发。她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做出决定——毕竟她在辉瑞的事业正处在上升期,而且康州的生活也十分安逸。她说,最终说服她抛下一切加入和记黄埔的是, “他们找不到其他合适人选”。

那时,在中国没有多少人有杜莹这样的背景经历。根据《经济学人》2002年的一份报告,中国那时仅有2万人从事生命科学研究,而美国同期的数字是19.1万。常驻新加坡的《经济学人》智库医疗保健全球董事总经理Ivy Teh指出,那时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十分欠缺。

当被问及当时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杜莹认为是孤独感。她说:“当你谈到创新的时候,人们很难明白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在任何事情上,你都可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她讲道,让她一路坚持下来的是那份从不动摇的乐观。

在杜莹担任首席科学官期间,和记黄埔医药取得了多项药物发现。其中的一款分子药物呋喹替尼,在2018年成为中国批准的首款国内研发的癌症药物。

对于再鼎医药,杜莹则采取了一条不同的发展路径。到目前为止,再鼎的重心一直是授权引入——从国外的生物技术公司引入具有发展前景的创新候选药物,在中国进行合作开发和商业化。这种商业模式加速了再鼎医药的发展,也让业内许多公司开始效仿。然而,这种模式离不开发现高价值候选药物的独到眼光和强大的执行力。

通过建立各类合作伙伴关系,再鼎医药正努力将自己打造成创新药物进入中国的门户。毕竟,中国市场拥有前所未有的机遇。根据瑞士联合银行的一份报告,中国新发癌症病例数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一,糖尿病患者数量已经超过1亿。但是,在中国,生物药市场份额仅为12%,远低于25%的全球平均值。

为了满足这方面的需求,再鼎医药绝不会止步于授权引入。公司内部的研发团队正在开发新的药物。Leerink投资银行的Chang说:“我期待明年能听到更多关于这些内部候选药物的好消息。我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才是再鼎的优势所在。”